上万大众聚会“逼宫” 韩国政坛丑闻“外溢效应”有多大?-新华网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出国留学 >
上万大众聚会“逼宫” 韩国政坛丑闻“外溢效应”有多大?-新华网
* 来源 :http://www.apkdeals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6-11-02 11:44

  10月31日,朴槿惠“亲信”崔顺实(中)到达首尔中心处所检察厅接收调查。新华社/路透

  “闺蜜干政”丑闻在韩国持续发酵,给韩国总统朴槿惠仅剩一年多的总统生活投下宏大暗影。朴槿惠已着手“自救”,但是后果还有待察看。面对上任以来的最大执政危机,朴槿惠能挺从前吗?而且丑闻外溢效应会有多强,是否会波及韩国的内外政策?分析人士认为,朴槿惠被弹劾可能性不是很大,因为弹劾需要走很长的法律程序,朴槿惠所剩任期时间有限,而且弹劾结果也未必可能通过。相比弹劾,朴槿惠退党的可能更大。

  猛料迭出民愤难平

  一石激起千层浪,目前“闺蜜干政”剧情正以三条线索向前演进。

  一边是政府忙于“救火”。丑闻曝光后,朴槿惠采取了一系列“急救”措施:向国民道歉、包括总统府秘书室长、民政首席秘书、宣扬首席秘书等8名秘书室中心幕僚辞职、改组总统府。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还“支招”倡议成立“举国中立内阁”。“干政门”主角崔顺实10月31日被检方传唤,当天下战书抵达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接受调查。一边是更多“猛料”被韩国媒体抖露。事后发明在朴槿惠身边“珠围翠绕”的亲信不仅崔顺实一人,还有其余7名女性,构成“八女干政”局势,甚至说崔顺实姐姐才是幕后真正权势等等。一时间,各种新闻拔茅连茹,虚实难辨,但是在危机当口无疑是“火上浇油”。

  这滚沸之油天然就浇在另一边韩国大众的心头,升腾起冲天怒火。韩国民众感到朴槿惠的道歉诚意不够,只有短短1分半钟,道歉时面无表情,而且是录播道歉、不接受记者发问。草草报歉让底本就已跌至17%的支撑率又跌了3个百分点。10月29日,韩国已经举办了逾万人的聚会抗议,可韩国民众并不罢休,筹备在11月5日和12日继承组织大游行。“接连暴发的丑闻让‘弹劾’一词在韩国重要网站上成为热点话题。”《韩民族消息》称。

  朴槿惠可能被弹劾?

  实在,朴槿惠不仅面临来自民众的“逼宫”,同时在执政党新国家党内部也蒙受着伟大压力。很多党内同寅呐喊朴槿惠退党,要她与新国家党划清界线。面对汹汹民心和党内排斥,朴槿惠会被弹劾吗?

 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学、朝鲜半岛研讨专家方秀玉认为,弹劾可能性不是很大,因为弹劾需要走很长的法律程序,朴槿惠所剩任期只有一年零四个月,时间有限,而且弹劾结果也未必可以通过,即便通过也可能被韩国最高法院否决。之前,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就曾遭受弹劾,弹劾案也被国会通过,但终极却被最高法院否决。

  比拟弹劾,方秀玉以为朴槿惠退党的可能更大。这也不是不先例,像前总统卢武铉、李明博就以退党来缓解政治危机。只不外,对执政党来说,若要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,如何拿捏朴槿惠退党机会需要掂量。而且,目前也尚无迹象显示朴槿惠自己有辞职的志愿,她已放松采用补救办法,撤去了青瓦台“三人帮”。剖析人士认为,在尚未找到适合人选前,朴槿惠仍抉择匆促改选总统府,阐明在当前强盛的舆论压力之下,安抚民心已成重中之重。

  不过,日本共同社报道称,朴槿惠试图通过人事改革渡过难关,但其成败尚难预感。泄漏公文和干涉国政的嫌疑针对的是朴槿惠本人,仅仅靠调换亲信恐怕很难挽回公民的信赖。

  至于执政党提出的树立“举国中破内阁”一事,方秀玉表示,所谓“举国中立内阁”是指总统退居二线,从新选出一位总理,组建内阁,阁员人选由执政党与在野党独特提出,最后由总理决议。这是一种常设性举动,但目前在野党对此表现反对,故可能性也不大。

  内外政策可能拖延?

  朴槿惠政治运气前程难卜,她所“掌舵”的国家的未来方向是否也会面临“失焦”危险?

  修改总统报告稿、“决定”总统与日本高官会见谈国土争端时该如何措辞、甚至还连部长级人事任免乃至国防、朝韩关系等外交事务也要插手“管一管”……一个毫无公职的人却把手伸得那么长,在让韩国举国震惊的同时,更让人疑惑,毕竟有多少国度的大政方针被这位“编外”心腹所染指。在过去多少年中,朴槿惠政府在对朝政策上渐趋强硬、与日本就慰安妇问题“跟解”、在部署“萨德”问题上执拗己见,在做这些决定时,“闺蜜”是否也给朴槿惠吹过风?这些都不得而知。在一片猜想声中,将来在处置朝核问题、对日关系甚至部署“萨德”时,韩国会否重新考量相干政策?

  美日两个盟友已吐露某种担心情感。美国媒体称,丑闻使朴槿惠政府陷入危险地步,部署“萨德”也将随丑闻的发酵陷入危险之中。日本时势社表示,朴槿惠密友“干政门”丑闻让日本外交人士觉得担忧。日本今年12月打算召开中日韩首脑谈判,现在三国首脑会谈是否召开变得不明白。韩国国防部也因这起丑闻搁置了有关日韩军事件报掩护协定的签署。

  然而,在方秀玉看来,重大对外政策个别不太会呈现调剂,最多有可能迁延,就像韩日临时结束情报维护协议签订。由于对日关联在韩国事相称敏感的,当国政凌乱时,若政府还在忙着与日方签约将分歧时宜,会激发民愤。另外,此前对外界猜忌崔顺实也插手安排“萨德”一事,韩国国防部已予否定。

  “韩国政局如何发展,当初都很难断定,韩国媒体的报道也不尽实在。要害仍是要看韩国检方接下来考察成果如何。但是,韩海内部已经开端反思,包含总统制是否须要修正、明年大选将如何让选民感性面平等等。”方秀玉说,同时,外界也不能低估韩国政府的自我修复力,在傍观者看来仿佛已濒临悬崖,兴许过段时光就会回归正轨,就像当年金大中上台时赶上金融危机一样,后来也顺利度过了危机。(本报记者 廖勤)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