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余承东:华为如何应答异军突起的OPPO、vivo?_互联网金融_云
当前位置 :主页 > MBA >
专访余承东:华为如何应答异军突起的OPPO、vivo?_互联网金融_云
* 来源 :http://www.apkdeals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6-11-10 11:21

Mate 9发布前夕,深圳坂田华为总部,刚从国外回来未几的华为手机掌门人余承东脸上略显疲乏,不过,当接收腾讯科技专访谈及手机业务发展时,他又立马精力充沛,娓娓而谈。

余承东是一个十分坦白的人,回答问题老是直抒己见。采访从最近新发布的nova开端,对于这个华为终端家族的新成员,外界多认为是冲着vivo、OPPO而来。那么,华为将如何应对异军崛起的vivo、OPPO,又如何构筑自己的能力完成生态布局?

内部请求学习“OV”

2016年,能够说是vivo跟OPPO蓝绿两兄弟的荣幸之年,有关两家逆袭之途的媒体报道连篇累牍,定位年青用户、猛攻多年的线下渠道、连续的品牌营销,是新贵突起的公开机密。

IDC最新数据显示,第三季度,OPPO、vivo出货量翻倍增长,OPPO更以2010万部代替华为1800万部成为第三季度中国手机市场新冠军。由此可见,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竞争一年比一年剧烈,因为智能手机市场增长放缓,同时品牌越来越多,竞争已经变得十分残暴。

半月前,已在海外宣布的华为nova登陆中国市场。nova定位年轻旗舰系列,调换了原有的G系列,并与商务旗舰Mate系列、时尚旗舰P系列构成笼罩多范畴用户群体的完全产品体制。

“中国市场竞争无比激烈,未来很多品牌会逝世掉。nova这个系列很早就有规划,华为需要丰盛不同档次的产品应对竞争。”余承东对腾讯科技表示。

据了解,nova的渠道也是以线下为主。依据华为的规划,nova不仅仅要在大城市覆盖,还包括三四线城市以下更深刻的覆盖。据悉,从去年年底华为实行千县打算以来,目前已覆盖了绝大部门主要县市,累计销售网点数目超过400家。

“明年我们会持续加大线下渠道的投入,这也是咱们零售环节的单薄之处。”余承东说。固然华为不公然否认过Nova是用来应答“OV”,但不丢脸出两者无论在产品、价钱及渠道上都非常类似。

从产品对照来看,以晚于nova几天发布的OPPO R9s为例,两者都采取高通625芯片,内存都是4G+64G,OPPO R9s摄像头像素略比nova高,但2399元的nova 仿佛要比2799元的OPPO R9s更具性价比。

数据显示,2015年2000-3000元智能手机占比总销量36.9%,到今年这个比例已达45.7%。其中,国产品牌的占比超过70%。

不言而喻,华为在中高端商务机之外,正在尝试打造相似于OPPO、vivo,价格和配置都位于中端的时尚品牌。应用轻旗舰的nova,华为要与vivo、OPPO瓜分2000至3000元这个市场。

在应对市场竞争的同时,华为更重视反思。据内部员工透露,任正非已要求终端干部去学习“OV”的模式,并吸取对方的优点优化自身的不足。

而在最近华为内部海外出征誓师大会上,存在15-20年研发教训的2000名高等专家、干部被派往海外。跟着手机工业进入机能多余、产品同质化时期,华为以为,研发职员闭门思考所谓的技术创新很难带来太大转变,产品同质化下,基于市场的利用立异才是中心。

对于“OV”善于的线下渠道,余承东认为,一段时光内会是发展重心,华为也会加大在三线城市以下投入,但症结仍是让渠道获利。“我们渠道利润要比苹果的零售渠道高不少,比海内的其他品牌也高出许多。”不过,余承东没有泄漏详细数据。

做长跑型选手

从功效手机到智能手机,从前几年中国市场的行业洗牌速度始终在加快。

余承东表示,中国市场多少年后会有一个洗牌期,良多品牌仍在亏损,现在市场当先的厂家,未来都会碰到自己的瓶颈,而华为要做长跑型选手。

从IDC的数据来看,vivo、OPPO属于翻倍暴发式的增长,比拟华为的稳速增长,有剖析认为vivo、OPPO的出货量基数底本就比较低,所以增长会显明,但未来也更轻易反弹。

线上渠道红利趋于殆尽之下,vivo、OPPO捉住了用户和市场的换机机会。但从久远来看,随着更多品牌加大线下投入,只管模式上无奈完全复制vivo、OPPO,但像华为这类长跑型选手,势必会冲击到vivo、OPPO的阵地。

2014至2015年,恰是中国手机市场“遇冷”的两年。当时,中国市场约有手机品牌540多家,至2015年底已减少为不到300家。而长期保持研发投入和翻新,让华为在这一次“长跑”进程中异军崛起,实现了“弯道超车”,跻身世界前列。

统计数据显示,去年,华为的销售收入约为601亿美元,其中终端业务增长44%,到达200亿美元,较2014年增长超过七成。全年手机出货量约1.04亿部,首次冲破1亿部大关, 使华为一跃成为世界第三大手机厂商,紧随苹果、三星之后。

作为长跑型选手,在研发上的持续高投入让华为有足够的筹码。余承东认为,华为在手机研发的投入远远高于中国的同行。“我们一家在终端上的研发投入大于中国所有同行的研发总和。”据了解,华为终端每年在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大概11%,以去年初端200亿美元收入盘算的话,高达22亿美元,折合国民币近150亿元,从国内各大片子节、院线推介会的惊艳亮相到

除此之外,华为多年来专一于积聚本身的寰球化研发才能。目前,华为在中国、德国、瑞典、俄罗斯及印度等多地设破16个研讨所,集全球不同地域上风,从产品概念化到硬件架构,从EMUI到各类试验室验证的支撑,使华为新品的技巧工艺一直晋升。

“2014年至2015年我们是为生存而战,成果我们活过来了;2016年至2017年,对华为终端是上一个回升阶段,这两年做好了,我们就可以迈向全球引导者的地位奠定基本。”对华为手机目前的发展和将来的计划,余承东告知腾讯科技。

不外,持续的范围产量、稳固的供给链、完美的公开渠道以及深入的品牌调性等一系列问题,都将是华为终端成为长跑型选手在耐力上所面临的严格考验。

这从“今年1.4亿部出货量的目标是否完成”的答复上,我们也看到了余承东的一些焦急。“差未几可以实现,但由于缺货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,这解释我们的供应链程度有问题,基础化能力有差距才会这样,否则能做的更好。”

生态画像

从硬件、情怀到生态,这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目前的竞争轨迹。小米、乐视等互联网手机品牌的参加又让生态竞争更具多元化,但真正做到生态并盈利的目前可能只有苹果一家。

9月,华为视频悄悄上线,这个聚焦精品策略的华为视频并没有向其他产品大肆宣扬,更无人了解其当面的目标。

据懂得,华为视频依靠华为WiseVideo视频技术,与其他视频网站最大的不同是,全片无广告。

据余承东流露,之前华为和优酷、爱奇艺配合视频内容。“广告太多了,所以我们本人搞一个完整没广告的,都是自己购置版权,低俗的内容都干掉,我们是给高真个人士用的。”目前,华为视频里好莱坞影片超过1000部。

据悉,华为视频的内容是通过协作版权方引进片源,不参与出产。这一策略犹如华为pay,华为不会申请支付牌照,是为了给银行微信等供给更保险的挪动支付解决计划。

在外界眼里,华为终端的生态画像一直比拟含混。随着华为pay、华为视频的开放,也让华为终端的生态逐步清楚。

华为很早就通过云服务来营造自己的生态环境。华为云服务包含基础云服务、散发云服务、内容云服务和开放平台为业务核心的云服务系统。波及游戏中央、视频、浏览、音乐、天涯通、Huawei Pay等重点产品。目前,华为云服务已实现云平台的全球化布局,以中国、亚太+拉美、欧美3大区域为核心,在全球安排数据中央13个。

余承东说:“我们在中国构建了华为的云服务,苹果在中国有的货色,我们都有,华为pay、华为云服务、音乐视频,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华为在海外的服务能力还有所欠缺。”

余承东给华为终端制订的目的是,未来两年之内做到全球市场份额第二,实现这个目标海外市场是最要害局部。

在欧洲市场,消费者基础不存在首次购买智能手机的需求,而只有装备进级、以旧换新的需要,华为在这一环境下实现了增加,这阐明本来应用其余品牌手机的花费者流向了华为。数据显示,华为终端目前在欧洲市场份额为11%,而在去年这个数字还只有7%,西欧国度以及东北欧国家是其当初增长最快的市场。

华为消费者业务手机产品线总裁何刚之前透露,这两个市场的销量增幅在50%~100%之间。“我们在芬兰的市场份额最近已超过三星位居第一。”余承东说。但如何稳定这些用户,提升粘性,考验的便是华为终端的生态服务能力。

有机构给出数据,苹果的iPhone用户粘性高达59.9%位列第一,也就是说有59.9%的用户表现会在换机后依然抉择iPhone,在更高的价格区间上反而领有更大的用户粘性,可见iPhone市场号令力之强劲,但背地起主导作用的是苹果的IOS生态。

而在另一大智能手机市场美国,虽然荣耀已通过电商平台进入美国,但在运营商渠道主导的市场,光荣不太可能有大的增长,用余承东的话来讲,美国市场必需要搞定四大经营商,而这个时间至少还须要三年。

于是,除了手机产品之外,华为终端还推出了可穿着设备、路由器以及今年新生的matebook笔记本业务等,甚至借助华为多年积累的通讯衔接优势,让电视、洗衣机以及其他家居设备智能化、网络化的产品,这便是华为生态的终极画像。

从2010年至2015年,华为手机出货量分辨为300万部、2000万部、3200万部、5200万部、7500万部、1.08亿部。对于今年1.4亿部的目标,余承东表示可以完成,但也有压力,压力来自缺货和对供应链的治理有待进步。

“前几年的压力很大,这几年已经在减少。2016年、2017年这两年华为会继承打基础,2018年当前,我想我可能会轻松些。”对于未来,余承东不敢轻言放松。

义务编纂:丁会娟

下一篇:没有了